原创文学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医院文化 > 原创文学 > 内容
人生错过情缘,心会痛,错过“医缘”呢?
时间:2018-10-08 08:33:04 作者:陈佐会 来源:民大医院 编辑:黄珂 阅读:
  “明天能够来拍一张照片吗?我们想给骨科王医生送一面锦旗。”国庆长假,我正在“家里蹲”休假,手机一声叮铃,一条短信从屏幕上跳了出来。以我仅仅会拍大头娃娃照片的照相技术,在这个人手一个智能手机,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竟然有人请我拍照!很显然,陌生的那端,一定知道我在医院从事宣传工作的身份。“打扰了!还是我们自己拍吧,不影响您休息。”正在我纳闷的当口,一条短信尾随而至。
  在医院这个人生百态校验场,虽然偶有农夫与蛇的狗血剧上演,但毕竟病愈出院,感恩医护的场景才是常态,非得刻铭旌表,才能一示心扉的情况亦是司空见惯,有时,锦旗也不仅仅是印在一方红绒布上的“谢谢”!对方自言自语的邀约与毁约,立即激发起了我的好奇心,因为要给主治医生送一面锦旗,他鼓足勇气,却又随即自我否定,这欲言又止的背后,饱含着怎样的感情?感情的深处,隐藏着怎样的故事?我忍不住一探究竟。
  廖灏,1米75的身高,壮实的身板,虎虎生风的气势,完全无愧于恩施“东乡”汉子的称号,但在父母的眼中,这个见人一脸笑,尚未成家的帅小伙,又分明还是一个稚嫩的大男孩。他的家乡曾经人杰地灵,但在沧海桑田,物换星移之中,沦为了贫困村镇,要致富,先修路,土生土长的廖灏,作为明白人和精壮劳动力,顺理成章成了家乡修路架桥的生力军。
  处暑,出暑,一场秋雨给山乡的工地,带来了一丝丝凉意,午饭过后,廖灏趁着雨后的凉爽,正在打沙场忙碌着,时不时为打沙机填料,时不时校准传送带皮带,他不知道的是,冥冥之中,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悄悄的向他逼近,在他又一次校准走偏了的传送带时,因雨后湿滑,脚下一个趔趄,身子一偏,左侧肘部骤然被卷进了砂石传送带!紧急停机。
  一瞬间惊恐中的剧痛之后,是长久的麻木,廖灏机械的用自己的右手,从砂石中“捡起”血肉模糊的左手。那还是自己的手吗?那么一截耷拉的残肢,仅仅以少量的皮肉缀连在左上臂上。七手八脚的现场处置,兵荒马乱的村医包扎,不断失血与剧痛中,廖灏被送到了州城,那所他和亲友们心目中认为最好的医院,接诊医生打开简易包扎,当即以不容置疑的语气,给他和亲友们给出了两个简明的选择:截肢,或者转往武汉。
  廖灏下意识的用右手摸了摸冰凉的左手手指,似是右手对左手的一种无意识的、绝望的告别,吔,左手手指竟然微微一动,似是向右手传来它深深的不舍,廖灏再一次用右手摸了摸即将永别的左手手指,还真的还有感觉呢!我才25岁,我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不要成为残障人士,我不想化作“独臂大侠”,我要保住我的左手!一丝坚定的信念立即从廖灏绝望的内心升起,并迅速传递给在场的亲友。
  时钟嘀嗒,每一秒的流逝,都会加深伤肢的缺血,加重伤口的感染,甚至夺去伤肢成活的机会。大灾降临,环绕廖灏的应急快速展开,接诊医生很快为他联系好了武汉的协和医院,现场没有救护车,家用轿车就成了临时救护车,继续失血与剧痛之中,载着廖灏的轿车箭一样驶出医院,开始了千里“保手”的苍茫旅途。
  拜现代科技昌明所赐,远在千里之外的武汉专家得以同步了解踏上转运旅途的伤员情况,并及时远程指导治疗与处理,当专家阅读过传给他的X光片,看过伤口情况的照片,特别是了解到伤肢没有进行冷冻降温处理之后,在电话里“冷酷”地告诉亲友,以伤员现有情况,即使车辆以最快时间达到,也必然会截肢!同时,他提供了一条信息,如果车辆立即在高速公路上就近调头,转院到王先早医生所在医院,马上联系王医生,第一时间手术,兴许还有保住伤肢的些微希望。造化弄人,廖灏和亲友们刚刚燃起的“保手”希望被武汉专家一盆冰水迎头浇灭,但又留下一星火种。轿车在距离州城70公里的红岩寺高速公路互通果断调头。
  王先早何许人?廖灏亲友们强大的朋友圈开始了高速运转。王先早,男,44岁,长期在襄阳、武汉等地医院从事手、显微外科工作,在烧伤整形、断指再植、四肢毁损伤的保肢治疗、创面修复重建、骨科微创等方面有诸多建树,近年,被民大医院引进调入,目前,是该院创伤显微外科学科带头人。找到了!联系上了!王医生正在手术室手术。
  受伤10多个小时之后,被失血与疼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廖灏辗转来到了王先早医生所在的医院。“左肘毁损伤:左前臂极度肿胀,左肘包扎敷料血性渗湿,左肘部部分离断,仅见肘后部分皮肤软组织相连,肱骨滑车、肱骨小头、尺骨鹰嘴及血管、神经、肌肉断端外露,桡动脉搏动消失……”从助理医生冷静的病程记录病情描述中,不难想象廖灏的左肘当时是怎样一幅目不忍睹的惨状。
  截肢手术或是积极“保手”手术?这次,天问一样的难题摆在了王先早医生的面前。王先早医生的周围陷入了沉默、沉寂、沉思,截肢手术,已经是本地专家和武汉专家给出的结果,伤员和亲友纵有千不愿万不甘,但已经不得不在内心开始尝试着接受,可是,那一刀,真的那么云淡风轻吗?那一刀利落的背后,是一个年轻人一辈子的幸福和一个家庭的希望啊!而“保手”手术,流逝的时间,已经给伤肢的生机和必将发生的感染埋下了无穷的祸患,“保手”手术一旦失败,面临的可能不仅仅是再次施行截肢手术那么简单,也许,流言、纠缠,甚至身心伤害,都会不期而至……
  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去争取百分之一的成功!王医生经过与伤员及其亲友简短的沟通,毅然决定为廖灏实施“保手”治疗。“清创、血管神经肌腱探查修复、肘关节脱位外固定支架固定术”“清理坏死组织、创面人工膜覆盖术”“肘关节皮肤缺损、胸脐皮瓣覆盖术”……历时一个半月,历经三次大型手术,王医生团队高超的医疗技术,护理团队不厌其烦的耐心,加上伤员强壮的身体素质和顽强的意志,亲友们密切的支持与配合,廖灏当初岌岌可危的左手终于成活了。
  “您看,我的左手能够拧开矿泉水瓶盖了呢!”虽然,廖灏的左上肢还带着支架外固定护具,左肘部还与腹部的皮瓣“生长”在一起,即将接受“皮瓣断蒂术”,他的治疗离终结还很遥远,他还将经受多次矫形手术的痛苦,而且,今后并不能完全恢复到伤前的状态,但他仍然一脸灿烂的笑容,他说,经过这场人生大难,经过这次绝望与希望交错的“保手”大战,使他更加懂得生命的价值,感恩的含义,“有一种感恩,迫不及待!”最后,他说出了他自己觉得比较唐突,要求拍照的原因。
  红尘纷纷,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是谓情缘。急病与投医,何尝不暗藏着一种“医缘”和合?“对不起!是我的缄默或缺位,让王医生这样的医界圣手成为了隐士。”我在内心默默的自责。
版权所有: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 Copyright © 2009-2014 www.enshi9e.com All Right Reserved.
医院地址:湖北省恩施市土桥大道五峰山路2号(市内乘 2 / 8 / 11 / 13 / 22 / 24 / 25 路公共汽车可到达)
邮政编码: 445000  网站信箱:web@enshi9e.com 鄂ICP备05023140号-1
网站管理: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宣传部 全程网络策划:中天亿信

鄂公网安备 422800020010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