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医院文化 > 原创文学 > 内容
秀梅爱看老公划勾勾
时间:2018-06-19 10:02:55 作者:陈佐会 来源:民大医院 编辑:黄珂 阅读:
  去血站,是吴华每个月的大事,也是妻子秀梅的大事,因为习惯,也因为那份庄重,所以,每月两次是夫妻俩雷打不动的固定安排,每次去,吴华是献血,秀梅有时是献血,更多的时候是给丈夫做伴。秀梅喜欢,甚至是享受看着丈夫献血前例行的填表过程,她特别喜欢看着丈夫划那个√,就那么左下右上的一画,每次她都看得津津有味,她觉得丈夫在划那个勾的时候很帅,用年轻人的话说,简直帅呆了!
  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吴华小的时候,在兄弟三个中排行最小,恰恰是可以在家中独享专宠的幺儿,就像小城当年众多的居民家庭一样,孩子都是在自由的散养中长大,在父母的放任和兄长的庇护下,他作为幺儿的自由被无限扩大,小学毕业,由着他的“八百五”,他就成了这个小城的“小混子”之中的一员,东街摔一摔瓶子,西街掀俩摊子,就这么操了几年社会,还有些人脉资源的父母,运动关系把他弄进了一家集体企业,从做车间学徒开始,慢慢干上车间主管、厂子里的销售,后来又当上厂子里的货车驾驶员。司机这门技术,现在基本上人人都会,已经不稀罕,当年可是拿个县长也不换的好职业,算得上一门正经的手艺,一个十分体面的职业。
  吴华作为一名货车驾驶员,走过四方,吃过山珍海味,赚过大把钞票,很是风光了一阵子,但随着年岁的增长,青春不再那么躁动,他慢慢读懂了那些羡慕的目光。那些目光崇敬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那个方向盘后面的位置。思考,让他开心快乐的日子在减少;思考,让他渐渐的变得自卑,文化水平低,或者直接残酷一点说,没文化!成了他自己内心的一个死结,他飞扬的青春似乎在一夜之间就结束了,他变得沉默寡言,他变得走路喜欢靠着墙边走。
  就在吴华学会思考人生,变得成熟起来的时候,隐藏在他身体里的那头叫做“荷尔蒙”的怪兽骤然苏醒过来,他像老木房子着了火一样,呼啦啦地爱上了南街的姑娘秀梅。傻傻的望着秀梅高挑的身材,飘逸的长发,仙子般袅袅婷婷走向街头的尽头,再看看自己一米六十刚过的个子,脸上、胳膊上操社会留下的疤痕印章,再闻一闻自己身上的柴油味,吴华愤懑得想扇自己几个耳光。
  在他的软缠硬磨下,他的父母央求一位老街坊,拿着他那顶货车司机的隐形光环,上秀梅家提亲了,凭着街坊的面子,秀梅和他开始了第一次约会,“讨厌!满身的烟味。”从秀梅的表情,吴华知道,秀梅对烟酒的厌恶不是一般女孩子惯常的口是心非,于是,第二次、第三次,吴华身上再也没有一丝烟酒气息了,他用无声的行动,对他一见倾心的女孩做出了坚决的承诺,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在意,秀梅最终成了他的妻子。
  心想事成,风里雨里的归途有了爱妻的牵绊,吴华从自卑的死牛角尖里解脱出来,出车更勤了,也不再那么毛躁了,但司机这份职业,像他当小混子时候一样,其实也是刀尖舔血的营生,“手握方向盘,脚踩鬼门关”是当年很流行的一段职业评述,路况差、车况差、安全观念缺失,是那个时代司机造就寡妇的普遍原因,交通事故的残忍与血腥景象,天天都在吴华的眼前晃动,他的多个朝夕相处的司机弟兄就是因为交通事故,早出而没能晚归,他也曾亲眼目睹一个司机兄弟在一个车祸现场以及其后的偏远卫生院里,伤重流血而死,所以,那时的驾驶员协会提倡的无偿互助献血,虽然是一项半强制措施,但作为司机,作为接受过“触及灵魂”的现场教育的人,吴华和众多的驾驶员一样,也是一种自觉行动,他们都深知血液在抢救生命之时的宝贵,献血是一种互助储存,能够救人,说不定也能够救自己,从当驾驶员学徒开始,吴华渐渐成了无偿献血积极分子中的一员。
  吴华现在是一名搞装修工程的小老板,不忙也不闲,虽然赚钱不多,但一家子也不会饿肚子,他很知足,他觉得他的这些实实在在的简单幸福都是妻子秀梅给的。别人说,“爱她,就要给她最好的!”,吴华的口头禅则是,“爱她,就听她的!”,他以他是一名“妻管严”而洋洋得意,可有一件事情,他一直瞒着妻子,那就是他是血站的固定成份血捐献者这件事,他不但瞒着妻子,他还瞒着他的一大家子。
  吴华的一家子没有遵循“树大分叉,人大分家”一般规律,而是坚守着一家人同居共食的古礼,五十岁上下的三个兄弟,三个完整的“三口之家”的小家庭,还罕见地生活在一起,三对夫妻六个劳力各自在各个行业打拼刨食,所赚薪水不分多少,算在一处,一口大锅吃饭,也算是这座小城大隐隐于市的现代传奇,他们之中,除了吴华,还遵循着一条“元气是生命之本”的旧训,认为现代医学的打针剖腹都是伤元气的行为,应予极力避免,所以,吴华得把他常常跑来献血这事藏着掖着。
  吴华凭着他操社会,走江湖学来的“小奸小坏”和经商过程中积累的狡黠,将这事很是成功的隐瞒了一大段时间,事情的败露源自一个电话。
  吴华家那个营造父慈子孝、兄弟和睦传承的老父亲寿近天年,瘫痪在床了,三兄弟三妯娌自然是轮番照顾,老父亲年轻时最爱幺儿,夕阳烛光之年最恋幺儿,弥留的那些日子更是舍不得幺儿离开半步,所以,在老父亲最后的日子里的照料任务,基本上都落在吴华身上,他不但要时时为不能动弹的老父亲翻身拍背,还要时时把老父亲搬上抱下,父亲瘫软却不见丝毫消瘦的身子,让吴华有些吃力,生怕碰疼父亲的吴华,常常要“尖起拇指使哈力”,在一次抱起父亲的时候,吴华的右侧肋下一阵疼痛,自诩牛犊一样结实的吴华当时并未过多的在意。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父子一场,弟兄们孝道已尽,父亲已含笑九泉,吴华的生活又回到往常一样的轨道之中。“您所捐献的血液转氨酶增高,请您及时到医院查明原因!”在一次捐献血液之后,吴华连续几天收到了血站发来的短信。安葬父亲之后,吴华是觉得稍微有些疲劳,但他以为是前些日子照料父亲耽误了一些睡眠引起的,况且,还有几处装修,也因为料理父亲的丧事误了一些工期,需要赶一赶,所以,吴华并未留心这条短信的提醒。
  “您好!我是吴华的妻子,请问有什么事?”一天早上,吴华在卫生间洗漱时,秀梅接听了一个响个不停的电话,这个血站打来的电话,让秀梅知道了吴华的“背叛”和化验情况,愠怒之余,秀梅马上逼着并陪着丈夫去了医院。
  “肝脏包膜下出血”!医生告诉秀梅,吴华的肝脏包膜下出血是一种比较少见的肝脏损伤,是一种钝性力量引起,转氨酶增高就是这个原因,肝脏包膜下出血症状隐匿,如果出现迟发型包膜破裂,极有可能会出现肝脏大出血,严重者可危及生命,后果不堪设想。
  要不是那个血站三番五次的提醒,不知道吴华会倒在赶往哪一个施工现场的路上,吴华痊愈之后,一家人都觉得后怕,全家顾不得责怪吴华,都不约而同的想到那个救命的电话,那些顽强地提示和催促吴华去医院检查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关心是真诚的关心,他们正是吴华冥冥之中的救命恩人,于是,一家人萌发了去血站探探究竟的想法。
  现代营销模式里面有一个杀招,名称叫什么情景与体验式营销,只要你能接受邀请参与到现场,十有八九都会被打动。虽然,这次吴华的家人是主动要求去血站,血站毫不知情,绝无半点做秀的成分,但随着他们的到来,无疑无意之中就中了这个模式的魔法。血站工作人员分寸有度的热情接待,其他献血志愿者从容恬淡的笑容,吴华在这里的快乐而自信的表情,都生动地扑进他们的眼里,当得知正在现场献血的许多志愿者,每到半年的间隔时间,都会自动跑来献血,特别是有两个志愿者每年十二个月,每月两次,风雨无阻都会来捐献血小板时,他们再也无法顾及“元气泄漏”了,纷纷挽起了袖子。
  就这样,这个传统的礼仪之家,变成了当代公益爱心之家。秀梅成为和丈夫一样的成分血固定捐献志愿者之后,献血时最令她上心的事,就是例行登记填表时,在“本人愿意再次参加成分献血”一栏里划勾,每次,她都划得很慢很慢,划勾时,她会想起丈夫为了她戒烟戒酒,以及戒除一些不良习惯的承诺和这几十年的坚持。
  “哎呀,莫看嘛,我写的字丑得像鸡爪子画的”,每次见秀梅盯着他填表,吴华都有一种特殊的紧张,他不知道的是,在秀梅的眼里,他的字铁钩银划,一如他本人,憨厚而实在,美得不可方物,特别是那个勾,左下右上,左短右长,左边写的是短短的承诺,右边写的是长久行动与坚持。丈夫划勾的时候,电影里西洋婚礼的一幕,就会浮现在秀梅的眼前,“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是的,我愿意。”
  其实,那个勾,不仅仅在秀梅的心里有特别的含义。
  那个勾,是所有无偿献血志愿者的庄严承诺:我愿意再次参加。
  那个勾,是所有无偿献血志愿者铿锵的步伐!
版权所有: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 Copyright © 2009-2014 www.enshi9e.com All Right Reserved.
医院地址:湖北省恩施市土桥大道五峰山路2号(市内乘 2 / 8 / 11 / 13 / 22 / 24 / 25 路公共汽车可到达)
邮政编码: 445000  网站信箱:web@enshi9e.com 鄂ICP备05023140号-1
网站管理: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宣传部 全程网络策划:中天亿信

鄂公网安备 422800020010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