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医院文化 > 原创文学 > 内容
医院里的女人都是“戏精”
时间:2018-06-13 11:20:21 作者:陈佐会 来源: 编辑:黄珂 阅读: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女人的地方,就有花红柳绿的人间烟火,就有春花秋月的温婉故事,我的医院我的家,女职工在60%以上,自然也就好戏连台,出彩的女人戏不断。医院是啥地方?出生入死之地!哭着出生,刚过的鬼门关好吓人;哼着死别,奈何桥上好伤心。医院的戏台子上有啥特点?与鬼周旋,与死神暗战呗。
  新戏楔子与缘起:有女碧梅,唐崖人氏,四十又七,罹患肥厚性心肌病八年有余,以室速、室颤、房颤等各类恶性心律失常伎俩唬人,近喜晕厥,好演心源性休克闹剧,心脏频频停搏罢工,嬉戏于黑白无常之间,已数度死去活来,其症重危之象,实已命悬一线。
  神奇的魂魄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偶尔,静夜的胡思乱想中,我一直觉得在我们无法感知的多维空间里,时时刻刻都有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手执脚镣手铐,从一个虫洞到另一个虫洞,悄然逡巡在我们身边,甚至就守候在我们酣卧的床榻边,随时准备将人类鲜活的生命,变成一缕看不见的风烟,勾连远遁。
  虽然,有地球不爆炸医院不放假的铁律,但是,钢铁设备、电子元器尚且要定期维护,何况血肉之躯的人呢,每逢假日或周末,医院的专家还是需要调休的,他们的调休,大多是另一种工作方式,参加学术研讨会、外出会诊、在家制作PPT。
  周六的早上,轮值的杜娟医生出现在工作岗位上,一切都按部就班,查房、开医嘱、记病程、与家属谈话,工作一如既往的紧张、严谨而有序,她不知道的是,她今天上岗的那一刻,也同时走向了一出大戏的序幕,走向了一场真刀真枪的战斗,只是没有任何预报,更没有彩排。与她没有事先预约,同时走向戏台、也是战场的演员和战友,还有护士长盛莉,以及重症医学科的两位同事:医生李明春和护士冯怡,她们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女人。
  当碧梅再一次通过人工心外按压,死去又活过来的时候,碧梅的病情,医生们再也不敢仅仅让胺碘酮、肾上腺素、利多卡因等药品来维持了,必须立即安装一个临时心脏起搏器,待病情稳定后,再安装永久心脏起搏器。
  她在几个女将的簇拥下,从重症监护室来到了那个神秘的心导管手术室,在这里,将由杜娟医生主刀,护士长盛莉协助,通过股静脉,将具有心脏起博功能的漂浮电极放入她的右心室。
  调试设备、调整病人体位,无影灯下,是无声却无比流畅的配合。嘎,嘎,嘎……仿佛是死神的怪笑,突然打破了导管室的宁静,心电监护系统的报警声尖锐地响起,刚刚还峰峦叠嶂的心电波形,瞬间变成了一条直线,郁郁葱葱的生命景象,眨眼之间幻灭,病人的心脏骤停了!
  也许,那个悠游在虫洞,无时无处不在的黑白无常,正是在暗地里觑见了今天的戏台上,都是清一色看似柔弱的娘子军,于是,它企图将戏台当猎场,它悍然发动了突然偷袭。
  虽然在医院的手术室,这个娘子军小分队,她们有着强大的后援,但是,左生右死的危急时刻,间不容虑,胜败分秒立现,荷枪倚马的她们,实则已势如孤军。没有战鼓,甚至也没有令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警报声就是冲锋的号角,一场娘子军与死神的贴身肉搏旋即展开。
  重症医学科的两位女同事即刻化身为剽悍骑士,飞身跨上手术台,无数次演练,经常性实操的徒手心肺复苏术在手术台上施展开来。杜娟医生在病人与手术台都在剧烈的摇晃的情况下,在护士长盛莉的配合下,冷静应战,消毒、铺巾、股静脉穿刺、插入导丝、放入漂浮电极,一气呵成,一次风急浪涌的扁舟上的绣花,宣告完成。
  心电监护系统的尖啸停止了,她们听到了自己的汗水叭嗒、叭嗒滴落到地上的声音。心电图上那些平日看着就令人心烦意乱的P波、QRS波群和T波组成的曲线,这时候,看起来竟是那样的优美。
  夕阳西下,一张挂着吊瓶,放着氧气袋和监护仪的病床,在一群娘子军的护送下,缓缓地推向病房。硝烟散去,一场惊心动魄的激战结束了,死神败走,娘子军完胜。曾经,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现如今,这群女人,与病魔斗与死神斗不忘初心。
  晚风送爽,霓虹闪烁,她们褪去了铅衣和手术服,一出捍卫生命权,全部由女人担纲主演,没有彩排,没有报幕,甚至连一个观众也来不及邀请的精彩大戏也落下了帷幕。
  剧终补记:两天之后,病情稳定下来的碧梅再次接受手术,经左侧锁骨下静脉穿刺,安装了永久性心脏起搏器。
版权所有: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 Copyright © 2009-2014 www.enshi9e.com All Right Reserved.
医院地址:湖北省恩施市土桥大道五峰山路2号(市内乘 2 / 8 / 11 / 13 / 22 / 24 / 25 路公共汽车可到达)
邮政编码: 445000  网站信箱:web@enshi9e.com 鄂ICP备05023140号-1
网站管理: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宣传部 全程网络策划:中天亿信

鄂公网安备 422800020010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