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医院文化 > 原创文学 > 内容
弓形虫的诅咒
时间:2018-01-10 15:56:54 作者:陈佐会 来源:民大医院 编辑:杨天宇 阅读:
        7去8来,巧遇“四新”——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新的一月、新的一年,早上醒来,满屏都是新希望、新征程的煽情与祝福,我油腻腻的心,也敏感地跟着生出一丝矫情来,“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一年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作为“平凡的人最伟大”中的一员,由不得我赖在床上,随着不断刷新的朋友圈哼哼唧唧,我用冷水囫囵抹一把脸,浇开因宿醉而愈显惺忪的睡眼,就匆匆向医院赶去。假日行政轮值,我再中头签,我得去接班。  
        医院行政总值班,听起来十分高冷,其实,多数时候只是查一查电话,解答某某专家是否在坐诊,有没有空床之类的问询,但“总”的措辞,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所以,值班那份责任,使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生怕出现突发事件,因自己的一时疏忽或处置不当而致使事态扩大,接班之后,我拎着神秘的“黑匣子”——装着值班电话、值班记录本、电话号码簿的手提包,到门诊、医技楼、住院部转悠起来。 
        “新年好!杨主任,您亲自上门诊?”“新年好!向师傅,您这么早就从野三关送病人过来啦!”门诊里,人来人往,医生在有条不紊的应诊,病人在井然有序的排队,元旦的门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老去又逢新岁月,春来更有好花枝”,病魔无休,它才不信这一套呢!“新年好!饶护士长,您昨晚顶班啊?”“新年好!杜医生,值班辛苦啦!”住院部各个护理单元,医生在交班、查房、开医嘱、记病程,护士在作床边护理、配液、扎针,也是一派忙碌。
         这样走走停停,其间,接了那么几个查询和咨询的电话,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望着同事们或稚嫩或沧桑的脸,我暗想,普通劳动者的平凡劳作,也是一种不忘初心,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吧!
         “叮铃铃……”正当我回到办公室粗茶温水,浏览网上新闻,昏昏欲睡的时候,8***110的内线号码显示在值班手机上,我暗叫一声“有情况”,电话里就传来了安保部值班同事紧凑而沉稳的声音。他向我报备,一个家属无理取闹,谩骂推搡急诊科护士,冲击治疗室,正在紧急处置之中,事态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事件简单、雷同得旁观者都不好意思复述,一名患儿需输液治疗,家长不管不顾医疗操作规范,不理不睬其他患者的轻重缓急与先来后到,要求护士停止对其他患者的治疗,马上为他的孩子扎上输液针,容不得护士的半句解释,就破口辱骂,进而推搡,不是现场其他患者家属及时出手阻止,霸王拳与泼妇掌已经落在值班护士的身上。面对现场闻讯赶来的警察,那一对年轻的夫妻仍然骂不绝口,语言之污秽,使我顿生他们是否还同为人类,是否还同为父母生养的疑虑,其嚣张跋扈之态,其丑陋恶行之状,非笔墨可以描述。
         类似的丑剧,时不时就会在医院上演,瘦弱的护士往往就成为此类恶魔泄愤吐渣的对象,纵使她们已经圣心脱敏,结上胼胝甲壳,也难免一次又一次遭受创伤。今天遭受无辜伤害的英华和东恩两位护士妹妹,虽被保卫干事及时保护撤离,为暂避凶残狼锋,被同事替换下值班岗位,但我深知,心伤难治,她们虽努力保持平静淡然,但隐有泪痕的双眼就是明证。
         在家是娇妻爱女,此时却硬生生地化身为女汉子,默默承受这无妄之灾,扛起职业赋予的所谓隐忍担当,作为现场当值的“最高行政长官”,我除了对她们道一声辛苦,说一声“委屈你们啦!”,我不知道如何急诊处置和抚慰她们的新心伤。 
        我讲述一个古老的传说吧:一只老鼠跑进厨房,径直奔向猫的食盘,成了猫午餐时突然飞来的熟鸭子。此时,老鼠的行为,不仅仅受原本应该呵护它的身体的指挥,更多的是受它内心恶魔的召唤,它的内心那个恶魔——弓形虫,五万年前来自猫的肠子,“回家!回家!”一个来自远古的声音不断在老鼠的耳畔回响,循着某种神秘的指引,老鼠义无反顾的走向灭亡,只有感染了弓形虫的老鼠被它的真命天猫吃掉,弓形虫才能回到它的老家——猫的肠子。
        同殉医道的她们,或许才能听懂这个稍显深奥曲折的故事,对于那些内心住着恶魔的同种异类,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因为他们已经不幸中了“弓形虫的诅咒”,已经重疾在身,病入膏肓而不自觉,上天迟早会以另外某种特殊方式收服他们。我只祈祷,这样的诅咒不要延续给他们的下一辈!
       “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是我们的庄严承诺。一诺千金。全社会要行动起来,尽锐出战,精准施策,不断夺取新胜利……”物质上的脱贫指日可待,但针对部分人文化和精神脱贫的事业,什么时候能够启动?据羽叟观察,还有相当多的一批人,文化与精神都还处于绝对赤贫状态,他们不在偏远幽静的乡村,他们混迹在市声喧哗的城镇和都市,他们并不缺乏高文凭和高收入,他们开豪车、住别墅、穿华服、品美酒,就隐藏在我们身边。
 
                                                                           2018.1.1深夜
                                                                          于值班室
版权所有: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 Copyright © 2009-2014 www.enshi9e.com All Right Reserved.
医院地址:湖北省恩施市土桥大道五峰山路2号(市内乘 2 / 8 / 11 / 13 / 22 / 24 / 25 路公共汽车可到达)
邮政编码: 445000  网站信箱:web@enshi9e.com 鄂ICP备05023140号-1
网站管理:湖北民族学院附属民大医院·宣传部 全程网络策划:中天亿信

鄂公网安备 42280002001077号